生於六月二十日的我,是一位雙子座女孩。

曾幾何時問過自己,如果給自己選擇,想做哪一個星座的女孩子?答案是:我不作他選。因為我很喜歡作為雙子座的我。

雙子座的女孩是怎樣的呢?

在這裡,我不說他人,只說我自己。

很坦白說,我自己是有很多缺點的。

最明顯不過的是做事很多時只有三分鐘熱度,在我的腦海中,時常有很多古怪的念頭,我說的古怪,未必是有創意,只是在常人眼中有點傻勁而已。就是因為我有太多的念頭,所以自己時常不記得前一個念頭是什麼。所以,如果你聽說過我要做些什麼的話,很多時候也會不了了之。我覺得如果我有強一點毅力的話,無論在性格、學業及事業上,應該可以有較好的發展。而且,這個三分鐘熱度的習性,和我沒有很好的記性也有莫大關係。不過,記性不太好其實都不錯的,因為這樣便不會記著不開心的事,自己就能時常保持心境開朗了。

很多人說雙子座的人很花心。其實,那是對雙子座朋友的一種誤解。雙子座是很喜歡新鮮的事物,他的好奇心足以煩至別人喊救命。所以,作為雙子座的我,只會說我是很多心,但並不是花心,因為我對某一事物或人好奇不等於我會對那事物或人產生感情。反之,當我喜歡上一件事或人、或者我認為那件事是對的,我可以算是很執著的。這可能與星座無關,但絕對與我的性格有關,因為從小至大,我也給朋友說我是一個執著的人、也可說是一個較主觀的人。有時候,我自己也不知道執著是好還是壞。

另一個缺點就是比較情緒化了。我的心情很容易受外來因素或甚至是不知名因素所影響:這一分鐘可以是很興奮,但下一分鐘就可以很低落。當我心情差時,我會時常掛著「情緒低落」在咀邊。其實,如果我肯這樣說的話還好,因為在我心情極差的時候,我是不會作聲的。那時,我的樣子會與平時臉上掛著笑容的我判若兩人,連不熟悉我的人也會知道我有些不妥了。這也是我其中的一個特點,就是喜怒哀樂也是全掛在臉上,就算我有多麼想掩飾心中的不快,到最後始終也是失敗的。而這個我一直都承認自己在這方面是很差勁的。不過,我倒不是很介懷的,甚至有點喜歡自己是這樣,因為那是我率性的一面。

而我也很喜歡自己擁有一顆赤子之心。其實,換句話說,我可以算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孩子。在我眼中的社會不會是很複雜,雖然可能我明知是複雜的,但我會用自己的一套的生活方式去生活,就是將一切簡單化、開開心心的去生活。當看見別人因為我的搗蛋而笑著時,就算只是短短的一刻,我也會覺得很滿足的。曾經有一位同事說我像小丑﹝當然他並不是說我樣子醜﹞,我是有點開心的,因為他們會在某一刻因為我而覺得生活愉快,而我亦很開心能夠有能力感染他們。因為我很喜歡為別人帶來快樂,因為我覺得能為別人帶來快樂是自己得到幸福的一種方法。所以,那可能是我擁有一張孩子臉的原因了,因為相由心生嘛。很多人說我太簡單、太容易相信別人,甚至有些人會說我天真也不定。不過,我覺得對人熱誠及純真,並沒有問題。當然,在現在的社會裡生活,可能會有點危險,因為很容易給人欺騙。但是,我覺得那是社會的問題,不代表我對人熱誠及純真有錯,不過,請放心,我也會帶著保護自己的心態去生存的。

所以,總括來說,我是很喜歡自己的。不要說我有自戀傾向,不過,就算真的這樣說的話也無不可,因為如果連自己也不喜歡的話,做人也沒有意思和趣味了,也沒有可能懂得喜歡及欣賞別人。

喜歡自己的人才能擁有生活的動力。

我對路易有著一種難以用文字來表達的情意結。

路易是一齣電影「吸血迷情」及同名小說的主角。他本是一位新奧爾良大農莊的莊主,後來因為對於他弟弟的死他一直也存有內疚,甚至希望以死來解脫生存的悲暗。回應他期求的,是吸血鬼列斯達。列斯達取去路易人類的生命,並給予他長生不死的黑暗生命。但是,列斯達只改變了路易生存的方式,可惜並不能改變他對人類的情感。對於要以人血及人的性命來換取自己的的長生不老,這令路易處於更絕望的境地。列斯達眼見路易即將離開,在偶然的一個機會中,將一個五歲的小女孩歌迪亞變成他們的一份子,以留下路易在他身邊。但後來,歌迪亞的死令路易再次失去生存意義,繼續飄盪在永無止境的絕望之中。

我記得是1994年在戲院內看這齣電影,是由湯告魯斯飾演列斯達,畢彼特飾演路易。看完後,真的有點著了魔般,回不過神來。究竟是什麼吸引了我呢?到這一刻,我仍也不太清楚及肯定。可能是路易那一份對生命的痛苦、絕望、無奈及無助吸引著我。看完後,好像與路易存有感通般,那種感覺真的不易用文字或言語去形容﹝或許是我中文不夠好﹞。

路易,就算只是文字,也會令我頓然呆上一刻。每當現實生活接觸到叫路易的人,我不其然的也會特別用心去觀察及留意那是一位什麼的人,我很希望每一位叫路易的人也不會令我失望。

在小說中,路易不斷的追問生命有什麼意義?生命的源頭又是什麼?究竟生命是什麼的一種東西?路易對生命的期望與我尋找我生命中的啟蒙者有著一些不謀而合的地方。對我來說,這本小說與其後同一系列的吸血鬼紀事並不是普通的小說,而是探求生命意義的重要導引。

如果說最能夠明白我感覺的人,我想我可以說是路易了﹝我的朋友們,請不要介意,我相信你們應該明白的﹞。這些年來,他陪伴著我渡過悲與喜,與我一起成長。可能這樣說有點令人摸不著頭腦,因為對普通人來說,他並不是一個位存在於現實世界的人。

但我相信,路易是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只是我這一刻未能遇上,而我想我也會有一天找得到的。

當我找到的時候,我相信那會是令我不顧一切的時候了。

我想沒有比情意結來形容我對路易的感覺來得貼切的了。

以下是列斯達在小說中對路易的感覺,很想和大家分享,我覺得那是很感人的,而且,我覺得我也有相同的感覺。

The only name on my lips was Louis.

Louis.

I could not for a moment forget Louis. It was as if someone else were chanting his name in my ear. What would I do if ever again I laid eyes on him? How could I curb my temper? Would I even try?

“Come home with me,” he said. Such a human voice. So kind. He laid his soft hand on mine. His slow voice was a balm to my nerves.

If anything in the world could have truly comforted me, he would have been the thing…..

在我的世界裡,沒有了朋友,我想我的快樂也至少會失去了一半。朋友對我來說可以算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是一個很重友情的人。因此,我會很有耐性的去了解那些我認為可以做我朋友的人。

其實,我也很奇怪的,交朋友的過程對我來說可以是很快的,但也可說很慢的,有點捉摸不定。很快的時候,我可以在相識的初期就說很多深入的問題。很慢的時候,可能相識了很長的時間,才能熟絡下來。這可能是與我性格有關,因為我有時很多說話,但也有些時候靜得有點令人害怕,那絕對取決於我的心情了。

所以,我交朋友的時候也真的很講心情的﹝希望我的朋友們不要介意吧!﹞,因為我有心情的時候就會很有耐性;相反,沒有的話就怎樣也不會主動地去說的了﹝可能你會覺得平常人也會是這樣,並沒有什麼值得稀奇的地方。但我想說的是:雙子座的人變化程度可以很快、亦很極端。而且很多時候,甚至連我這個當事人也沒法子告訴你的﹞。當然,這亦與對象有關,可以夾到的,真的不需怎樣熱身也可以傾談得很暢快﹝而很多朋友也因此都會提醒我不要那麼容易信任別人﹞;夾不到的,有很多的時間也未必能有任何進展。

所以,能否成為好朋友,也很講求緣份的。別人說:「人生得一知己便死已無憾了」。我也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對,因為知己是不需多說也可明白你的想法,那心意相通的感覺實在令人太嚮往了。試想像,如果全世界之中也沒有一個能明白你想法的人,生活是怎樣的孤單呢?沒有了認同感的話,人生也好像缺乏了些什麼似的。

現階段來說,我也真的很幸運呢!因為我擁有的好朋友實在很多,我是有點引以自豪的。每逢我的生日或大時大節,我也會很忙碌的,因為要和好朋友聚一聚。其實,好朋友也不需要時常見面或聯絡,一年偶爾聯絡幾次也可以保持到好朋友的關係,因為真正的朋友是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的,而且,真正的朋友也不會因為很久沒見而離開的;反之,少機會聚在一起有時會勾起對朋友的掛念呢!

也正因為我的好朋友太多,有時,我也覺得自己未能給予更多時間去好好的瞭解他們。希望,在未來的時間我能夠放多些精神在值得交往的朋友身上。

壘球是我最喜愛的運動。

小時候,哥哥買了漫畫鄰家女孩,我也跟著看,結果很喜歡這套漫畫。

直到上了中學,原來我的學校到了中四便可玩壘球,初接觸已喜歡上這種運動了。同班有一個同學也很熱愛這種運動的,他還有參加公開比賽,在班中大力推廣這運動。而我們為了參加班際壘球比賽,也很努力跟這位同學練習,不只在校內,還抽出時間一起在校外練習。本來不太團結的一班同學,為了共同的目標及興趣,變得融洽起來。雖然到了中六,我班同學大部份各散東西,那熱愛壘球的的同學也往外國留學,但我依然有參與班際壘球比賽,對此運動一直都抱有熱誠。

到了升上大學,還記得在大學迎新營的藝墟,同組的朋友問我想參加什麼活動,我毫不猶豫的說:壘球。而當中也有兩位同組朋友一起參加。這樣,我便參加了壘球會成為會員。

這也開始參與公開賽的一個新階段了。

相比起中學時期玩壘球,一切也變得要認真起來。手套、壘球、棍及制服等等裝備也要預備好。比賽制度也很嚴格。至於位置也要選好,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那麼隨意了。

我記得我最初是選擇做外野手的,打內野的位置反應要很快,我自問有點怕,所以還是選擇做外野手了。但後來因為隊中的投手離隊,投手的位置需要人補上,於是各隊員就選了我去填補這空缺。可能我是隊中花較多時間在壘球上的一位隊員,而且我亦不抗拒這個位置,畢竟這個位置在隊中是很重要的,我也想挑戰一下自己。

第一年的比賽,真的輸得很慘烈。因為始終也是新隊,技術不穩、不夠經驗及沒有默契也是原因。不過,對於輸的主因,當然是投手的投球技巧了。因為投不了好球,其它球員有多好的技術也不能夠施展出來。所以,可以說好的投球技巧是壘球比賽的先要條件。

基於我的性格有點不服輸,我便更加勤於練習,參加訓練班及向師兄師姐們學習,經過一段時間後,技術也開始進步及穩定。練習期間,因為練習及比賽時會互相支持及提點,所以也開始和其它壘球會的朋友建立了很好的友誼。

但我隊的問題也開始出現,可能女孩對於運動的熱誠始終少了一點,又或者我的隊友們較集中於學業或其它事項上,我開始發覺隊中的凝聚力有點不夠,練習的人數也開始減少了。

作為隊長的我,一到比賽前的時候就有點緊張,緊張不在於比賽時我的表現,而是我能否找到足夠的人數去比賽。一場壘球比賽一方需要至少九個人,不夠九個人的話是不能比賽,停一場會被罰款,停兩場則全隊會被取消資格。要找足夠九個人或以上,在當時的情況是很困難的。每一次比賽都要左找右找,要出盡辦法才有足夠人數比賽,那種緊張及擔心的情緒實在令人難以支持。

畢業後,因為在報館工作的關係,加班的時間實在太多,我的精神也有點疲累,有點不能兼顧壘球的事務。所以,雖然我還是很熱愛壘球這種運動,但是最後我也決定了離開壘球隊。反之,我的隊友們出來工作後,竟然能有較多時間花在壘球上。當時,某些隊員覺得我有點不負責任,因為我是隊中的唯一投手、又是隊長,這樣離去好像棄他們於不顧。不過,其實我暗中也有觀察及選出另一位隊員適合做投手及隊長的。但當時我並沒有選擇去解釋太多,因為我已沒有太多精神能夠花在這方面上了。

就這樣我離開了球隊,停止了壘球這項運動。

在之後的一年,工作上有了變動,我也轉去另一個部門,工作時間及性質也不同了。精神好了點,不再那麼疲乏。平時有時間也會去看朋友的比賽,每次觀賽時心情也很投入,當然是因為有朋友在比賽,投入感會較重,再加上自己畢竟是很喜歡壘球的,所以也開始考慮是否應該再次投入於壘球。

翌年,我又開始壘球這項運動了。

不再做隊長的我,感覺輕鬆很多,因為真的可以專心在投球技術及比賽上。

但打了半年,很不幸地在比賽時受傷,傷了左腳的肕帶,這次是我打了那麼多年壘球最嚴重的一次受傷。起初,找不對醫生,痊癒的速度很緩慢,我也很擔心。後來在朋友介紹下,找到了一個很好的醫生,這才安心下來。但在跛的這兩個月期間,真的很不開心,因為行動很不便,很多事也做不到。

媽媽也曾下令我在一年內不能打壘球。

但結果,腳痊癒了不到一年我便繼續打壘球。其實我也很擔心自己的傷患,因為我知道很容易再受傷,而且傷及舊患的後果真的是可大可小的。所以我一直也很小心,其實可能也有點陰影,在跑壘時也會特別小心,跑得不快的我就跑得更慢了。

而這一年很開心,因為公開賽的成績很好,得到獎牌及會升上甲組。儘管我認為我們的技術未能上甲組,但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打壘球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因為大家也懷著共同目標而一起努力。

但接著我又再次受傷了,今次傷的是右肩。雖然今次的受傷不及上次那麼嚴重,但也不能做運動達至個半月之久。而且我擔心的是傷右肩給我的陰影比上次傷腳的大,因為壘球運動牽涉到太多手部活動了:傳波、打擊及投球。

所以,今次我是真的有點擔心。

再者,有一晚興致勃勃的收拾東西準備第二日練習壘球時,給媽媽看見了,他突然很認真的說:「再受傷的話,以後不准打壘球了。」我聽了後,真的像一盆冷水照頭淋。

陰影是一定有,但想不到壓力也接著來。

甲組的比賽已完結了,感覺很不錯。不錯是在於比我預期中的好,無論在表現上、甚至在全隊的士氣,也能給予我一種很舒服的感覺。當初,我很擔心,會因為全隊的技術與其它甲組的相差很遠,會經不起這打擊而士氣低落。幾場比賽後,我發覺我們的技術也不是那麼差。不過,當然我們也開始發覺了自己的弱點及不足了。我記得我第一場甲組比賽,心情很緊張,那種緊張就和我第一年踏上投手板時一樣,怕自己表現不好。不過,當發現放鬆心情才能有好表現時,就覺得自己太傻瓜了。而我近來練習期間也發覺放鬆自己,才能投出好球的道理﹝不過我也奇怪我為何那麼遲才發現,可能我一直是一個很容易緊張的人﹞。所以,希望自己能懂得怎放鬆自己便好了。

經過這一年的甲組比賽後,我們的球隊也暫時解散。

原因可能每個人也不同,有些人想選擇另一隊更好的甲組隊伍,有些人想放多些時間在學業或事業上,亦有些覺得累了,想休息一會。

至於我,也有隊友問我想不想加入另一隊乙組隊伍繼續比賽,我拒絕了。

其實原因有好幾個。

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右肩傷患。我知道我的傳球姿勢一定要有所改善才能避免再受傷,只是我亦知道,經過那麼多年累積得來的錯誤姿勢不是一時三刻能夠改正過來。另外,年紀漸大以致體力下降也是不能否認的事實。而且,其實這些年來,我一直也想擁有多一些屬於自己的時間。由大學一年級開始,我放在壘球的時間實在很多,有時多到甚至令到自己透不過氣來。偶然,想靜靜的享受一天假期也不可以,或者想和朋友郊遊一天,也抽不出時間來。

所以,今次隊伍的解散,對我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不過,我知道,我對壘球的熱愛仍沒有減退。不做運動員,也可以做觀眾呢!這個我相信並沒有年齡限制的。^_^

RanmaJen’s Photos


RanmaJen’s Movies

RanmaJen’s TVbox